久久热,久久最新视频,久久热视频,久久热在线视频,久久热这里有精品

不良教授之欢乐生活-人妻交换


乐怡走了已经六天了,离涛涛中考也只有三天了,最近几天为了涛涛的复习,我基本上不去碰她,我也答应她等她考完好好服侍她,乐旋也不敢跟我大战,逗起了涛涛的欲望,谁也禁不住,只能满足她。


  中考前第二天,我上午上班,打开邮箱,只有一封邮件,是我的研究生王彤的,我以为是实验上的事情,就没有在意。


  这个王彤,长得很漂亮,但性格内向,为了在学校减少不必要的麻烦,我一直不愿跟她过多接触,她似乎对我有些不寻常的感情,但是我害怕学校的制度,出了问题,工作可是保不住的,所以处处避让着她,这让她有些恼火,经常整日整日的做实验,其他学生劝也不行。


  正因为这样,她的实验做的很好,让我又不能太过苛刻她,否则传出去一样有人说我苛刻学生,这么好的学生都不好好对待什么的。


  要说比漂亮,她跟乐怡、乐茹和乐茜差不多,比乐旋还是要差些,所以我并不希望跟她发生什么关系,我有那么多女人,不希望再惹是非,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脚呢。


  看到我并没有什么动静,王彤敲敲我办公室的门:“刘老师,你看了我的邮件了吗?”


  “哦,王彤啊,邮件吗?还没有,你看我有些忙,一会就看,你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我并不希望她逗留很久。


  “哦,没其他事情了!”王彤失望的关上了门,出去了。我这才坐下来打开她的邮件,什么邮件这么急!


  不看不知道,一看不是吓一跳,而是差点吓得上吊。


  以下是信的内容:


  刘老师,您好。师娘走后,我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十一点都到您家去敲门,门都是锁着的,开始我以为您是故意不开门,后来我才发现您下班后直接去了另一个地方,好像就是师娘表姐的家。一天傍晚,我在窗户的缝隙中看到您光着上身在她家里,还有一个光着上身的女人,我想可能就是师娘的表姐吧!我知道您在帮助您小侄女复习功课,所以我会保密的,今天中午十二点我到你家去,希望你在家里。学生:王彤。


  完了,王彤什么都知道了,语气明显是威胁,我改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


  “咚咚”传来敲门声,王彤已经推门进来了:“老师,您看过我的邮件了吧?”


  我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看过了,可是,王彤,你何必呢,我,我!”


  “哦,看过就行了,希望老师您不要有意见,等会见吧!”王彤低着头拉门出去了,留下我的最张开的大大的。


  按理说,王彤一个美女怎么会一定要送上门呢,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,好这有什么很大的困难需要我帮她才能解决,否则她没有必要这样,我越想越害怕,但又不能拒绝,只能拨通的乐旋的电话。


  “旋儿,我中午有个饭局,不能回去了,你和涛涛一起吃饭吧,让涛涛好好休息,离考试只有两天了,再看书也难有收获,放松放松好好发挥就行了!”


  乐旋当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我通过关心涛涛让她更加放心了,于是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犯愁,该怎么办呢?


  看来还是不能将王彤给惹急了,现在乐怡实在关键时期,如果王彤给乐怡打个电话的话,我不就完蛋了,还要连累那么多女人,于心何忍的。于是我提前下班,到超市买了很多水果和零食就回家了,而且近一个星期没回家,有些灰尘,我就赶紧处理了一番。


  越是害怕,害怕的时间来得越快,很快门铃就响了,不用问就知道是王彤了,十二点一分不差,王彤以前也来过我家几次,当然乐怡也在,一进门她就自觉的换了拖鞋,发现暖气很足,就将外套脱掉了。


  穿着紧身的毛衣,王彤的身材还真是不错,如果不是心里害怕她有什么目的,谁会不喜欢这样漂亮的女人呢。


  “老师,我给你买了些水果,我去洗吧!”她到好像成了熟客一般,迳直到厨房去洗水果,其实现在茶几上已经堆了水果,王彤可能是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吧,我又不好意思跟进去,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打开电视,可是我连是哪个台放着什么都没看。


  王彤端着水果出来了,她就坐在沙发上,离我很近。


  “王彤,我们这样很不好,对你会有很大的伤害的。”


  王彤不管我说什么,迳直问道:“老师,我很丑吗?”


  “不,不,王彤,你很漂亮,是我学生中最漂亮的。”我故意将学生两个字说的重一些,希望她能悬崖勒马,自觉退出。


  可是王彤突然一下扑到我怀中,大哭起来:“那你为什么不理我,我天天卖力的做实验,就是希望你喜欢我,可是我越卖力,你越对我生疏了,我忍不住就到你家来了,没想到你一个星期都不在家,我才跟踪你,发现你原来跟师娘的表姐有关系的,我不是故意威胁你的!”


  “好,王彤,你坐着,不要这样,我们好好谈谈!”


  “不要,我就要在你怀里,我就要跟你好,你以前还像其他人一样叫我彤彤,现在都叫我王彤了,难道我很讨厌吗?”


  “彤……彤彤,是老师不好,可是老师结婚了,马上就有孩子了,而且我不怕告诉你,我另外还有几个女人,家乡你师娘的表姐一样的关系,你难道还对我这样一个道德沦丧的伪君子有好感吗?”


  “不,老师,我就是喜欢你,那么多女人喜欢你,就说明我没有错,你难道就害怕多了我一个吗?你是不是认为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,阴谋?”


  这正好说道了我心中的疑虑,但是还是马上否认了:“不是,彤彤,只是你还小,有更好的男孩子等着你呢,何必跟着我呢,我又不能给你什么?”


  “我不要你什么,你就让我现在跟着你,如果哪一天我发现有更喜欢的男人了,我就选择离开,我不会故意破坏你的家庭的。”


  “可是,我们也不能这样就………要不你如果愿意,我们先相处着看看!”我知道不能激得她太厉害,而且王彤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,就是这样的姑娘,人又漂亮,实验又上进,作为一个硕士二年级的学生,已经发表了几篇论文,而且有两篇是SCI论文,如果说不喜欢,那是不可能的。


  王彤将头埋在我怀中:“嗯,我听你的!”


  “彤彤,要不今天我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?”两个人在家中单呆着,肯定要出问题的,在电影院,我不主动,她总不会太过分吧。


  王彤可能也害怕逼迫的太过分了,虽然有些失望,还是同意了:“好吧,我去做饭,吃了就走!”


  “不用了,我们出去吃!”


  在外面小饭店吃过饭,我就带着王彤上新街口工人电影城看电影,倒是一部大片,名字忘了。


  可是,冤家路窄,竟然在电影院门口碰到了另一个学院的同事,他也带着自己的女学生上电影院看电影,可是他们两个紧紧的搂抱在一起,有说有笑的。


  “刘老师,没想到啊,家里老婆那么漂亮,还,不过这个学生很漂亮,你真行!”那个同事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。


  “去去去,享受你的去,给我保密哦!”


  “彼此彼此!”


  随着他们的远去,王彤竟然投去了羡慕的目光,酸溜溜的说:“你看,人家多亲密,你就前怕狼后怕虎的。”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往电影院里面走,幸好那个同事看的是另一个影厅的电影,否则还真是尴尬。


  买了票和一些零食,就进去了,影厅里面光线很差,现在是下午,而且是上班时间,所以人很少,影厅里熙熙落落的分散着,基本上一对一对的,我专门选了一个中间的位置,防止王彤,也防止我自己做出过火的主动。


  王彤表现的倒是很文静,影厅暖气很足,所以都脱掉了外套,王彤将头靠在我肩膀上,就看着电影,一边吃着零食,倒像一对情侣,可是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!


  慢慢的,王彤靠着我越来越近了,她的身高跟我差不多,有些混乱的呼吸将一股股热气喷在我脸上,倒是很舒服,我也不禁将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,王彤看了我一眼,身体在我怀里扭动了几下。


  最后,王彤干脆坐到了我腿上,秀发就顶在我鼻子下方,秀发散发出的香味刺激着我,即使我心里很害怕,但生理的反应还是没能控制住,下身的突起当然被敏感的王彤给发觉了,转过头看了看我,乘机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,红着脸转过去,同时将零食放到了一边。


  她慢慢拉着我的手,放在她胸脯上,我连忙缩了回来,她狠力的在我手背上掐了一下,然后又将我双手放在她胸脯上,用她的双手压着,我也不好意思也不敢硬收回了,其实我又怎么愿意呢。


  柔软的胸脯,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到里面的弹性,这股不一样的刺激让我越来越兴奋了,下体的反应更加强烈,突起更大,顶着王彤的小屁股。


  王彤在上面扭动了几下,小屁股故意摩擦着下体的突起,让我不禁颤抖了几下,王彤的小嘴里竟然发出了轻微的笑声,当然她胜利了。


  王彤放开了我的双手,自己掀起衣服,将我一只手塞进她衣服中,自己又一只手伸进去从后面解开自己的胸罩,让后将我的按在她赤裸的乳房上,从衣服外面按着我那只手,害怕我又缩回来。


  我也就按着,就感到被按着的那只乳房慢慢的变硬,乳头变大变硬,王彤的身体也跟着颤抖而紧崩着,她其实也很害怕,同时又很兴奋,呼吸有些急促起来,在我怀中轻轻的扭动着。


  我是一个男人,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刺激,但我还是忍受了最后的一份理智,没有主动的挑逗她,抚摸她。


  王彤发现我全身僵持着,转过头来,幽怨的看了看我:“我要你摸我!”


  王彤就拉着我的手在她自己的乳房上摩擦,我也就顺势揉搓着她的乳房,反正都这样了,只要保持肉体没有发生关系,这是最大的低限。


  我顺着她的意思,手掌紧紧的握着她的乳房,慢慢的摩擦着她的乳房,尤其是乳头,乳头也变得越来越硬了。


  “另一边也要!”


  我就换着另一边乳房,反正必须顺着她的意思,保持比较小的幅度,千万不要被别人发现,虽然旁边的一对对比我们疯狂多了,有的甚至好像在大战着一般,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的。


  我轻轻的抚摸着王彤的乳房,她自己伸过一只小手,从自己的胯下顺着到我的双腿间,手指就在裤子外面的那个突起上抚摸着,用指头在上面划动,我可是个很敏感的人,这让我很难忍受。


  坚持,坚持,再坚持,突然救命的手机响了,我正准备收回按在她乳房上的那只手,可王彤连忙按住了,她暗示我用另外一只手接电话,我也只能照办了,是学校办公室的电话,反正就是工作上有事情,是一个研究生打来的。


  我真高兴这个研究生这个时候能救了我:“彤彤,实验室有事情,你看!”


  “借口,不过,我听你的吧,这次的电影不算了,下次重新请我看了!”


  “好的,好的!”她能放过今天,我已经很高兴了。


  我从她衣服里抽出手来,没想到她的胸罩是没有背带的那一种,跟着手就出来了,就抓在我手里:“彤彤,这个往帮你穿回去吧!”


  “不用了,现在就不穿了。”说着她抓过胸罩,塞进她的衣服内口袋中,两人穿上外套,就出了影厅。


  打了个出租回学校,没到校门口,我们就下车了,王彤突然提出来:“我今天晚上要跟你一起!”


  “啊!”我半天合不笼嘴,刚才还在庆幸躲过了这一劫呢,王彤一直盯着我,知道我反应过来:“彤彤,你再回去思考一个晚上,明天你再告诉我决定,我决不会反悔的,明天你说得算怎么样?”


  王彤低头好像思索了半天:“明天不准反悔哦!我先走了!”


  于是我们一先一后回到了实验室,原来实验室的一个冰箱出了问题,由于固定资产登记在我的柜子里锁着,要那个才能找人修理。


  回到乐旋那边的家里,好好安慰她们一番,告诉她们明天可能学校有事情,让她们不要等我吃饭,可能明晚都不能回来,但答应后天一大早一定回去送涛涛去考试。


  涛涛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,虽然不用认真看书了,但必须休息好,也不能跟我交欢,所以对我不能回来虽然有些意见,但她也理解我学期末比较忙,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,但是再三让我准时回去送她去考试,似乎在她心目中我比她妈妈的份量还重。乐旋也是再三嘱咐,我也知道一定要回去。


  第二天,也没有什么心思上班,反而是没有看到王彤,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觉,但是又害怕她出现,所以一个上午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也不知道脑子里面在忙活着些什么,突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:老师,我去买菜了,中午给你做饭。彤彤。


  虽然害怕这样的短信,但来了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,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,匆匆收拾一下东西,就下班回家去了,还没等我坐下来,门铃就响了,当然就是王彤来了。


  “彤彤,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吃吧?”我又想利用昨天的办法拖延下去,暑假放假了就放心了。


  “不不不,师娘不在,今天我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,让你尝尝我的手艺,不过很久没做了,不好吃你可要多担待一点哦!”自从王彤打定主意后,就再也不直接称我老师了,其实她也担心这曾关系影响到我的决定。


  王彤做的是糖醋排骨,闻起来就感到不错,王彤就在厨房喊道:“过来,过来,尝尝怎么样!”没等我到厨房去,她就夹着一块排骨出来了:“把嘴张开!”


  我一边吃着排骨:“不错,不错,没想到你的手艺还真不赖吗!”


  得到我的表扬,王彤很高兴,突然踮起脚小嘴就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,连忙跑回厨房去了,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排骨甜呢,还是王彤的小嘴甜,说真的,我已经快把持不住了。


  暖气越来越暖和,当王彤将饭菜端出来的时候,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裤,上身就是秋衣,竟然连胸罩都没带,两个乳头把紧身的秋衣顶了起来,明显的两个突起,我都恨不得上去咬住那两个高挺的乳头,她明显在诱惑我,看来今天是逃不出她的掌心了,因为我下面不自觉的硬了起来,我想王彤也发现了这一点,因为她有意无意的看着我的胯下,注视着那里的变化。


  看来午饭是吃不成了,因为王彤放下菜盘后,一下就扑到了我怀里,就抽泣起来:“我想了你一个晚上,还有一个上午,我忍不住了!”说着哭得越来越伤心,我的心也被软化了,她柔软的身体隔着衣服在我胸膛上摩擦,我哪里还能忍受的,除非我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但事实上我是一个超常的男人,所以我忍不住了,死就死吧!


  我轻轻的把王彤的头抬起来,嘴唇就印上了她的小嘴,王彤知道这可是我第一次主动,所以连忙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小嘴就迎了上来,四片嘴唇就互相摩擦着。慢慢,王彤的小舌头在我嘴唇上顶着,我配合的将嘴唇分开,王彤的小舌头就进入了我的口腔,找到了我的舌头,两个舌头一大一小就纠缠在一起,很久的纠缠在一起,当我们分开的时候,两个人都大口的呼吸着,这个长吻让我们都憋足了气。


  王彤乘我们长吻分开的时间,将上衣脱掉了,两个我虽然揉搓过的但却第一次欣赏的丰满乳房就显露了出来,雪白的山峰上面粉红的乳头显得那么诱人,我不自觉的双手轻轻的握住那对乳房,轻轻的抚摸揉搓着,挑逗着粉红的乳头,乳头本来已经有些硬了,被我挑逗着越来越硬,越来越大了,颜色也由粉红变成了鲜红,像即将怒放的花骨朵一般,还轻轻的颤抖着。


  王彤深深的呼吸着,双手急速的给我脱着上衣,当我上半身也赤裸的时候,她紧紧的搂抱着我,将柔软的乳房紧紧的压在我的胸膛上,我们就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裸背,王彤的裸背上是那么的光滑,手掌在背部滑动没有丝毫的阻碍。


  王彤越来越兴奋了,呼吸慢慢急促起来,双手更加用力的抱着我,轻轻的扭动着上身,柔软的乳房和鼓胀的乳头就在我胸膛上摩擦着,也给我很大的刺激,下体的肉棒更加耸立起来,紧紧的顶在王彤的小腹上,即使隔着两个人的裤子她也能感觉出来。


  王彤再次将小嘴印了上来,当我正在享受她香舌的时候,她的双手从我背后滑下,落在我的裤带上,摸索了一阵就将裤带解开了,她挪动了一下身体,留出一定的空间,小手就从解开的裤带部位伸了进去,隔着我的内裤在肉棒上抚摸着,然后小手紧紧握住肉棒,轻轻的套弄着。


  我哪能受的了这样的刺激,顿时从龟头马眼中就用一股液体冒了出来,从龟头部位向四周扩散,当然也扩散到王彤小手握着的部分,她当然也能感受得到这些变化,因为肉棒越来越硬了,还兀自跳动着。


  “抱我到卧室去吧!”王彤紧闭着双眼,小嘴发出细微的声音。我抱起她,但她并不准备放开小手中的肉棒,我就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走进了卧室,将王彤轻轻的放在床上。


  由于站立起来的原因,出了内裤还被王彤小手握着,其余的裤子都自动掉到了脚脖子上,王彤双手慢慢的拨掉我的内裤,挺立问天的肉棒就被她双手抓着,也许是惊讶于肉棒的粗大,王彤轻轻的发出“呜”的声音,双眼微微睁开看着肉棒,小手就开始套弄起来。


  我并不愿意太过于性急,双手还是在挑逗着王彤的双乳,即使仰面躺着,乳房都保持着挺立,看来是一双没有被好好爱抚的乳房,我揉搓的更加兴奋起来,王彤的小手套弄得也更加快了。


  “帮我把衣服脱了!”一直不敢看我,甚至没有转过头对着我,王彤只是轻轻的让我为她脱掉裤子,我已经不愿意等了,反正已经这样了,死就死吧!


  我解开王彤的腰带,拉下她的裤子,留了一条花边的丁字裤在她胯间,没想到王彤竟然穿这么性感的内裤,简直是半透明,加上一些淫液的湿润,现在可以说是全透明的了。


  “我专门为你穿的,昨天往上才买的,喜欢吗?”


  “嗯!”我并不急于脱掉王彤的内裤,我将手指放在她内裤的边缘,顺着边缘就在她小腹上划动,慢慢接近双腿内侧,那里的温度和湿度都在不断的增加,当手指挤压着一跳绳子办布条外的嫩肉时,王彤扭动着屁股,迎合着手指的挑逗,小嘴里发出不断的呻吟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唔……”。小手套弄肉棒也越来越用力了,藉着从龟头冒出的液体,王彤套弄得也越来越顺利了,不像刚开始那样生疏了。


  最后,我将手指顶在王彤小穴外的那条窄窄的布条中央,轻轻的往里挤,内裤就凹陷下去了,将王彤的两片阴唇都挤出了内裤外面,上面淫水点点,在光线的照耀下,银光闪闪。


  “哦……唔……哥哥……我……”王彤就是不愿喊我老师了,改成了哥哥,没有师生这层障碍,也许更能激发我前进的步法。


  我脱掉王彤的内裤,两片阴唇间的小缝已经因为刚才的挑逗而微微张合着,小股的淫水已经冒了出来,我伸出指头在阴唇上划动着,然后就滑进了王彤的小穴中央,一个指头往里插还是很顺利的,可是发现小穴越往里面越窄,穴道很深,但并没有碰到那曾障碍物。


  多少有些失望,但同时也很庆幸,不是处女的话,以后处理起来也会方便一些,处女对第一次总是记得最清楚,也最放不下。


  王彤好像知道我在思索着什么,就说道:“哥哥,这不是我第一次,但是确实第二此,第一次是在高中的时候。”


  怪不得小穴还这么紧,高中到现在已经六七年了,如果是真的,她六七年没有做过,高中的时候还小,还不具备充分的心里准备,这一次也许才是她最企盼的。


  “哥哥,你来吧,彤彤里面很痒了,等不及了!”王彤这时候已经放开了,睁开双眼欲火沸腾的盯着我,好像要把我吃了一般。


 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,而且我也不希望说什么,王彤已经将双腿分开了,我扶着肉棒,将龟头顶在王彤的小穴口上,正如刚才所说的,王彤的小穴是外宽内窄,所以没怎么顶,龟头就自己滑了进去,王彤的阴唇迅速将龟头包裹起来,害怕遗失了一般。


  当半个肉棒插入进去了的时候,就感到穴道越来越紧了,王彤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,牙齿咬着嘴唇,全身有些僵硬,无疑是有些疼痛了。


  我连忙停止了前进的步法,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王彤的头发,享受着窄小的小穴挤压着龟头的感觉。


  王彤知道我怜惜她,很坚决的说道:“哥哥,你全部进去,我受的了!”说完马上紧咬着牙齿,迎接着最后的挑战。


  我调整了姿势,将她的双腿上抬一些,腰部用力再往前顶,龟头在紧窄的小穴中艰难的前进着,没想到王彤的小穴比处女小穴还要紧窄,即使淫水润滑,我还是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将整个肉棒给插了进去,感到龟头顶到了一团嫩肉,我就紧紧抱着王彤的细腰,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王彤的头发:“彤彤,很痛吗?”


  王彤双眼已经充满了泪水,点点头,又摇摇头,可是全身紧崩的肌肉开始放松了,抓着我胳膊的双手也放松了:“哥哥,当然有些痛了,你等一会儿!”


  我就这样让肉棒停留在王彤小穴的深处不动,她也主动的用双腿夹紧着我,我能分出另外一只手在她挺立的乳房上抚摸着,挑逗着鼓胀的两个乳头。


  “哥哥,我不痛了,动吧!”


  我微微抽动几下,发现王彤完全放松了身体,所以可以轻微的抽插了,但是每次抽出后再往里插的时候,穴道还是紧窄的包裹着肉棒的龟头,那个紧窄的程度只有涛涛的菊花洞可以比拟的。


  突然,从王彤的小穴深处冒出了几股淫水,她已经开始自己扭动着身体,屁股往后迎接着我的抽插,我也就放心的大干起来,不只是小幅度的抽插了,而是全根抽出全根插入的顶送,紧窄的小穴迎接着大肉棒的进攻,淫水反抗着发出“扑哧唧唧”的声音。


  “哥哥,用力来吧,彤彤可以了,哦,你顶得好深哦,哥哥,里面流了好多水了,等一下我要给你洗床单了,用力,哦……”
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这个久经性场的老手,竟然有些经不住王彤紧窄的小穴对龟头的挤压,肉棒的感觉来得太突然了。


  我不能自已了,抱紧王彤的双腿,大力的抽插着,每次必尽根而入,肌肉撞击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,我喘气如牛,王彤也香汗淋漓。


  “哥哥,你好厉害哦,插到了,又插到了……那团肉被插到最舒服……哦………你又顶到了……来吧……顶死彤彤吧……哥哥”


  突然,感到腰眼发酸,龟头被王彤紧窄的小穴嫩肉挤压着不停使唤,马眼就张开了,大股的精液就喷射出来,喷射出来,悲哀啊,我竟然首先就败下阵来。


  “哦,哥哥,你射了很多,好烫哦,好……有劲………彤彤……哥哥……”彤彤突然大力的扭动着屁股,就感到她小穴开始剧烈的收缩:“啊,哥哥……彤彤……也………来了……死了!”


  刚刚射过精的龟头,即使处在脱敏的状态,被王彤大股的阴精浇灌着还是兀自跳动了几下,将最后剩余的一点阳精挤了出来,与王彤小穴中的阴精、阳精和淫水混合在一起。
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“彤彤,你的小穴太厉害了,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快就射了。”


  “哥哥,那喜不喜欢彤彤的小穴呢?”


  “喜欢,当然喜欢了!”


  “那以后我经常让你操不就行了!”


  也许是昨天晚上两个人都没有睡好,就饿着肚子,在疲惫中睡了过去,大概下午四点钟彤彤先起床了,把饭菜重新热好了,才让我起来。


  吃过饭,彤彤主动对我说:“你回那个家去吧,你那个女儿涛涛明天要中考,你不是说她对你依赖很大吗,那你就回去吧!”她故意将女儿两个字说的很重,当然是提醒我不要轻易的忘了她。


  “可是,彤彤,我……”


  “没关系,只要你喜欢我就行了,我会收拾好这里的,明天你直接去上班,我就把钥匙给你!”


  “对,彤彤,你还没有吃药呢,我现在就去买!”


  “我已经买好了,也吃过了,等你现在去孩子都长大了!嘻嘻!”说着彤彤竟然微笑起来,我才知道一场灾难过去了,但后遗症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