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热,久久最新视频,久久热视频,久久热在线视频,久久热这里有精品

快活似神仙-都市激情



第一章 病虎下山

监狱的铁门“铛”一声打开,午后的阳光刷的一下直射进来,满脸胡子拉茬的何天志提着一支小口袋,茫然地走过去,走进阳光里面,浑身暖洋洋的,像没了筋骨一样,真想就这样躺在地上。“自由真他妈好!”浑身轻松的天志不由自主地想到这句话。


  坐着长途汽车回家,俗语说:“当兵三年,老母猪变貂禅”,我的目光就不停地在车上的女人身上打转,见着衣着暴露丰满的少女少妇,真感到强烈的刺激和冲动。


  到了市区,打电话给家里后,老爸答应派车来接。在等车的时候,我赏看着满街时漂亮的辣妹靓女,正在眼花缭乱时,一辆NISSAN公爵王开来,下来一位美艳无比的便装女青年,身着短裙,一头垂肩短发,肉色高跟鞋和丝袜,略带风骚地说:“你就是何公子吧?何厅长让我来接少爷的,我是他的女秘书洪艳,你叫我艳儿好了。”


  她走过来提包时我忍不住摸了一下她微翘的屁股,弹性真好,她抛过来一个媚眼,玉手伸过来一打:“别这样,先上车再说”。上车后艳儿又戴上了那副大大的太阳镜,藏起了那双勾的丹△眼,但同时戴上了白色的勾花网眼手套,看着白色丝绸短裙下白嫩的大腿,我的心又紧了。“你这裙子真漂亮,用甚么做的?”“真丝。”我一手顺着裙子摸到大腿说:“真光滑啊!”


  三年前,老爸一心往上爬,无暇照顾我。在一次喝酒后,和朋友一起把路边小酒店的四名女服务员弄了出去,在一片树林里,我们几个轮奸了她们中的两个,最后有个坏小子还给了她们一人一刀,死了一个。案发后老爸干脆不认我这个儿子,让我改名被判五年徒刑,后在外地服刑三年后在老爸的帮助下出来时,出狱时听说老妈已被气死一、两年了。


  车往家里开去,来到有武警站岗的别墅大院,戒备森严,有一股阴深的气息,但摸玩着艳骚的大腿,觉得有一种淫靡的气氛。


  进屋后妩媚俊俏的一名小丫头上前服侍,白衬衣、黑皮裙,身材丰满高挑,结实的小腿,磨砂紫色高跟鞋。“我是您的服务员,叫朱慧沁,有事请吩咐。”我惬意地在可以五、六人同浴的大浴缸里彻底洗了澡,换了一件真丝睡衣,又刮了胡子,浑身轻松。


  我坐在沙发上,让慧沁这支美骚跪在身边替我按摩,一边摸起她的臀和腿部,艳骚扭着屁股去报告去了。真棒!一回来就艳福无边。


  摸弄下的沁儿告诉我:她原是校花,学习不太好,没考上大学,到合资饭店当服务员,一个月就被总经理干了,后被老爸看上,横刀夺爱成为何府服务员中的绝色,非常得宠。老爸为了补偿我,让她专门来侍奉我。听沁儿说,我家有服务员四名,个个年青貌美、丰满标青,且在老爸的调教下温驯无比,摸乳撩阴、品箫伴浴,莫不随手而转、温情脉脉。


  另有一名周文婷,长发垂肩,大眼妩媚,双峰入云,身材修长,和沁儿可称春兰秋菊、各擅胜场。至于剩下的一名陈佳然,是北方人,身材高且极为肉感,大奶肥臀,摸弄于股掌之间时极为过瘾。另一名为婉芳,娇小玲珑,但一对玉奶决不输别人,南方人的柔媚时隐时现。看着沁儿乌黑整 的短发衬下的那张圆圆的无比妩媚的脸蛋,薄薄衬衣下若隐若现的双峰,摸着薄薄衬衣下滑腻的肌肤,我忍不住心旌动摇。


  “少爷的话你听不听?”


  “当然听。”


  “好,你把舌头伸出来让少爷看看。”沁儿脸上浮起一缕红晕,轻轻张开樱唇,轻启贝齿,将那根温润红艳的香舌吐出来,我细细赏玩了一番后,便将其纳入嘴中美美品尝起来,一会儿沁儿就忍不住将玉手隔着长裤轻拂我的小弟弟。当我正准备将这支美尤大嚼一番时,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,抬头一看,艳骚来请我过去。


  我让沁儿站起来,在她丰满的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,沁儿轻轻一声娇呼,幽怨无奈地用大眼睛瞄了我一下。“等着我,小骚货。”沁儿垂下了头,我在她的青春短发上摸了一下,转身搂着洪艳的杨柳细腰走了出去。为老爸蹲了三年大牢,该我享受享受青春了。


  将手略抬一点,隔着艳骚的薄纱透明外衣摸弄奶罩里的奶子,艳儿的不大,但也挺有分量,摸得她水汪汪的眼里猛抛媚眼,看着她的肉色丝袜和带袢的肉色杯跟高跟鞋,真想找个地方让这支骚货跪着为我品箫,出出心里的邪火。踏着厚厚的天鹅绒地毯,四周静谧无声,如果在这里将我搂着的这名美艳女人强奸的话,是没有人会知道的,但我不急,我知道,一切都是我的。


  推开厚厚的门,听到的是女人的淫笑,映入眼帘的是:有些见老的老爸,搂着一名修长丰满的美女,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,一件薄薄的鹅黄色鸡心 衬衣,黑色的超短绸裙,没穿袜子但穿了一双鹿皮高跟短靴,一双大而勾的眼睛,少女正在吃一支香蕉,不是吃,而是舔,长长的舌头伸出来。边上站着两名少女,一名轻解罗衫,露出大奶夹着一个小李子在搓揉,另一位拿着一支果盘,上面还有一些水果。不用艳儿给我介绍,我就猜到舔吃香蕉的美女是周文婷,有大奶的是陈佳然,另一位是婉芳。


  老爸一见我进来,急忙想站起,眼中满是关切和紧张。我笑笑,对他说:“没事,您还是坐着好。”陈佳然和周文婷看到我进来,都羞红了脸,放下水果将一支沙发移到老爸对面,两女都有1米65左右,丰乳肥臀波浪起伏,真让我受不了。


  “你们在干甚么?”


  “为老爷清洁水果。”老爸脸有些红了。


  我坐下说:“少爷也想吃点。”


  老爸笑了一下,“骚货,还不快点!”文婷和佳然又忙碌起来。吃了点湿漉漉的香蕉和汗淋淋的李子,觉得还是香蕉味美些,东西无所谓,关键是人,文婷健美娇俏,佳然奶美人却要逊色些。


  “儿啊,老爸对不起你,为了女人让你坐大牢,受了这么多苦,现在在这里,老爸终于坐正了,呼风唤雨不在话下,有钱有势,为了你的老妈,我一定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
  “我也太不懂事了,在牢里三年,干不了别的,想了很多。监狱大学毕业,我也想干一番事业,老爸你可要帮我,别在关键时刻拆台。”


  “没问题。”


  “好吧,我想先把生活安排一下。”是啊,憋了三年了,知子莫若父,我摸着坐在身边的艳儿细滑的大腿,看着老爸。老爸笑笑说:“小艳跟了我两年了,大学毕业,会开车、懂外语,我在她身上很花了些心血,现在跟着你干吧,会更有前途些。”估计老爸早就给艳骚打了招呼,她含情脉脉地微笑着将头贴过来,我趁势将手从腋窝下伸过去轻揉着整个乳房。真好,这支尤物包括她的全部家当:轻薄短露的衣裙、性感毕露的鞋靴、美艳可爱的相片等等都归我了,以后还可以让她当性感模特儿、舞伴,在内室里将她打扮成妓女一样尽情玩弄,出外可以当淑女、当美艳公关,占有美女的感觉真好。


  “哦,对了,艳儿还是一名警官。”我的天,一朵警花,而且还是这么骚的一朵警花,我的心如受重锤,正好这时候艳骚抛过来一个媚眼,我受不了啦!


  “爸,这里没事吧?”


  “你放心,哪里都没事,何况这里,都是自己人。”


  老爸拉过佳然坐在身旁(太丰满,压在膝上受不了),随手玩起那一对欺霜赛雪的巨奶,佳然随即发出颤抖的呻吟。我将洪艳按跪在我的面前,将小弟弟扯出,艳骚真是骚劲蚀骨,知趣地轻启朱唇,将小弟弟含入口中,慢慢地吸吮含弄起来,含弄一番又抛一个媚眼,弄得我心里痒酥酥的。


  婉芳端来两杯茶,周文婷站起来将一杯放在老爸身边,将一杯端过来递给我:“少爷,请用茶。”看着肥乳细腰长腿的文婷,我笑着接过茶喝了一口。


  “另外,我还安排朱慧沁给你当服务员,她可是一名绝色哦!”


  “谢谢,沁儿不错,我挺喜欢的。”沁儿这样清纯美貌的尤物,我当然是却之不恭了。老爸看见艳儿替我吹箫的风骚样子可能也受不了啦,将佳然的头推向胯间,佳然连忙将那杆老枪含入嘴中,老爸还不过瘾,又将文婷拉在身边,掏出那对大乳摸玩起来。


  我一看老爸的枪比起我的,还是差了一些,在艳儿口中玩了一会儿,现在是又长又大,我一手端茶杯呷了一、两口,一手抓着艳儿的头发前后耸动,艳儿的口小了点,但她忍着,不过呻吟声越来越大。文婷的奶被摸着,又看到我的不小的小弟弟,夹紧了黑绸短裙下的大腿,扭动着腰肢,看着我的脸上充满着诱惑,我的心弦又紧了,“这小美人也挺有味道。”我心里想着。


  “老爸,艳儿固然美貌风骚,但身体还显得单薄了些,何况自己的东西还是要省着用。沁儿清纯可爱,但又小了些,风月上还是差了些。我这三年吃了这么多苦,好不容易出来,也该顺顺心了,她们两人可能不够吧!”


  老爸将玩文婷的手放了下来挠了一会儿头,“那你看佳然怎么样?”佳然吸含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。老爸知道我看不上婉芳,又舍不得文婷,就试探我一下。“我在牢中觉得自己犯的错,就是不该和太烂、太低层的人交往,如今这方面得不到满足,就难免到社会上去混了。”


  老爸见我避实就虚,想了半天叹一口气,“也罢,你喜欢谁就是谁了。”我指指周文婷:“我就要这支骚货了。”


  老爸叹口气对文婷讲:“少爷喜欢你,你可要好好跟少爷干。”我心想:“不仅要跟我干,关键是要给我干。”文婷走过来时,我伸手掏摸她的黑绸短裙的下面,一支湿润的水蜜桃,看着脚蹬鹿皮靴的挺拔的小腿,再任意摸弄几下,今天收获真大。文婷重心不稳跌入我的怀中时,好丰满的一块温香暖玉。好了,自己这下有了三名绝色尤物:


  美艳风骚的洪艳儿、丰满健美的文婷儿、清纯美貌的慧沁儿,自己再也不用打手枪了,这三名美骚女奴会为我作一切。


  “真好,活着真好。”想着当初被枪毙的另一个世界的弟兄时,我不禁这样想。这时,在艳骚口中游戏半天的小弟弟开枪了,射了艳骚一嘴。


  “听着,我的精液是世界上最干净的,今后我的东西一点也不能浪费,全部由你们消受干净。这东西好,女人喝得越多就越漂亮、越风骚、也就越得宠。两支骚货,来舔干净。”我将两骚左拥右抱,分跪两边的沙发上,一边摸着文婷光滑结实的长腿和鹿皮靴,一边玩着艳儿的肉色丝袜和肉色高跟鞋,看着两支红润的舌头在不停地舔弄着小弟弟,心里只有一个字:“爽!”


  “老爸还给你准备了一辆SANTANA,是警牌,艳儿给你开。今天天晚了,你先休息一下,明天我们再详细计划一下。文婷的东西还没有收拾,明天再搬过去,好吧?”


  我带上艳儿走了出来,关门时回头一看,文婷正被老爸玩于股掌之间不亦乐乎,脸上有一种凄艳的美感,便宜老爸这一夜了。


  搂着艳儿回来,看沁儿有点迷糊,一见我进来就双膝跪下请安:“少爷回来啦”。


  我摸了摸她粉嫩的脸蛋,说:“小美人,还没睡啊?”叫艳儿拿了两瓶法国干白,两个杯子,叫两骚用口渡送过来,闻着二骚身上的香水味儿和酒香、品着美酒和唇香、赏着两条红舌的美味、尽情揉弄四支丰满而不失挺拔的大奶、掏摸着两支粉胯。二姝中沁儿酒量较小,一会儿就不胜酒力,粉脸通红,下面的纤纤玉手从睡衣中请出小弟弟尽情抚弄,上面温润的舌头不断舔着我的耳垂。


  艳骚酒量较大,我便端起她的杯子将半杯酒含入口中渡入她的樱桃小口令她吞下,她那敢不从缓缓咽下。一会儿就欲火焚身,将小手摸弄我的小弟,我的小弟弟觉得两支小手中沁儿的小手光润细腻,而艳儿的手就要粗糙些,令她从手袋中拿出那双勾花薄手套戴上,这下好多了,又性感又舒服。酒是越喝越慢,和两女调情却是越来越热,干脆将二骚的红舌一起含入口中品味道,真他妈舒服!想起几天前还在大牢里打手枪,现在却如此消受,千金难买美人恩,不知老爸是如何调教的,将如此年轻美貌风骚的绝色佳人调教成如此温顺可心的淫娃荡妇,而且毫无妒意,任你一箭数雕风流快活,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,明天一定要好好求教一下。好在明天不再遥远。


  第二天阳光照进来已是早晨十点了,一夕放纵,记得在沁儿和艳儿的骚穴中各放了一炮,阳光中看二姝的脸蛋,艳儿虽然全身一步三摇、风骚蚀骨,脸儿也是美艳骚媚,但细看慢品就不如沁儿那样清新秀美耐看了。当然沁儿潜质极佳,假以时日必可培养得比艳儿更加风骚艳冶。


  拍拍两女肥美的屁股,二姝急忙起床洗漱。我穿了一条泳裤、披了一件睡衣,走到外面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就纵身跃入泳池。来日方长,既然出来了,美女还不是不在话下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,还是要自己爱护自己。


  回到房中,两女已经化妆完毕,尤其艳儿全身着一件粉红的连衣裙、红色带一根袢的高跟鞋,样式别致、色彩撩人,脸上薄施粉黛,活脱脱一支骚狐狸精,我一手拉过来就上下其手,抠摸了好一阵才略泄心火。过了一会儿听见外面有动静,沁儿过去一看,说周文婷来了。


  文婷进来给我跪下请安,我一看文婷今天打扮朴素大方,一件淡蓝色的牛仔衬衣牛仔长裤,下面一双NIKE鞋,不过眉眼确实撩人,想到这支大骚今后穿甚么、不穿甚么还不是我一句话,心里就舒坦多了。将文婷拉到膝上亲了好一阵,我让沁儿和她一起去收拾一下,抬头看见陈佳然也帮忙提东西过来了,这支肥骚今天穿一套海军制服衣裙,短裙遮不住修长丰满的腿,肉色丝袜下一双带丁字袢的高跟鞋,尤其那一对挺拔入云的双峰让我心动。我示意艳儿和佳然进入餐厅,艳儿准备早餐,我将佳然拥在身边。


  “佳然,我是少爷,今后的一切都是我的,也包括你和婉芳,知道吗?”佳然轻轻点了点头。


  “昨天我是想让你为我服务,也就是在老爷那里干,但将他的动静告诉我,今后有你这小骚的好处。”佳然有些感激地对我一笑。“要听少爷的话。”我就势将佳然的上衣钮扣解开,又松开奶罩,将那对丰满肥嫩的巨乳揉入手中,又吸了两个如小葡萄的奶头,慢品这人间奇味。


  艳儿此时端着面包牛奶进来,看见被我玩弄的佳然在不停地呻吟,笑着凑趣:“少爷,你也太风流了,何府就这几位漂亮姐妹,一、两天就被您几乎玩了个遍,我们三个被您占了也就算是您的人了,佳然您也不放过?”


  我笑着反问:“不好吗?”


  艳儿连忙奉承:“哪里,我是怕您身体亏了。”


  “怕我亏还穿这么骚?”我一手顺着早已摸熟的玉腿摸入粉胯,水蜜桃熟得流水。


  玩了一会儿,我坐着让佳然跪在身前,将佳然的衣衫解开,扯去奶罩,让艳儿将小弟弟放入佳然深深的乳沟中,让佳然这支肥骚夹紧双奶,用舌头舔我露出的小弟弟的前端,文婷的奶虽也可这样干,但还是佳然的最肥最大,乳沟交的滋味可要好好尝尝。


  用完早餐,当我端杯喝牛奶时,佳然也在喝我的牛奶。见到佳然欲火烧心,我却不太想早上就浪费掉全部的精力,就让艳儿去取出两根肉色的棒子,一根是小号、一根是中号(大号的锁在保险箱里,这两根让她们平时泄泄火,真要过瘾还要求我的大号的小弟弟),见佳然风骚体健,就选了那根中号的让艳儿帮帮她,佳然恋恋不舍地从我的怀中抽身,柔媚地说:“谢谢少爷。”


  看着两骚扭着肥臀,迈着猫步走向隔壁房间,我想起了伟人的那句老话:“世界归根结底是你们的”,现在为止,四骚的小嘴、大奶、粉腿、粉胯和里面的鲜美的水蜜桃都是我的囊中物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不是作梦吧?还好不是。


  正是:


  人生得意万千重,春回梦醒原是空;红尘佳人如烟事,云淡风轻一笑中。